展旦资讯
网站公告:

展旦资讯>文化>厦大教授:“课题至上”可能毁了文史哲研究

厦大教授:“课题至上”可能毁了文史哲研究

发布时间:2019-10-22 08:12:38 热度:4856

谢勇(厦门大学文学院教授)

什么是“主题优先”?

让我们先谈谈这个话题。

目前,中国所有学科管理的基本体系由一定的行政部门组成(通常由国家指定部门、省级部委和其他相关机构组成),该部门将预设的学术研究方向列为详细的课题,并有相应的研究经费,发放给指定的研究人员(这些机构通常是大学和相关的研究机构);有固定的发布时间(年度发布)、固定的应用程序(相应的软件)和固定的关闭项目时间(相应的模式)。这就是所谓的“话题”。

另外,“主题优先”。它是指高等院校或科研机构将上述“学科”本身列为学术评价的刚性要求之一,即无论一个人取得了多少学术成就,职称评价中是否有一个学科或相应的激励制度都成为一个至关重要的先决条件。大多数学院和大学目前规定,在评估教授时必须有一个全国性的科目,否则他们就不能晋升,这就是“学科优先”。也就是说,用国家资金进行的研究本身将成为成就,但不是用国家资金。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这种学术管理制度对自然学科基本合理,对社会学科部分合理,对文学、历史和哲学研究基本不合理。目前,这种不分学科、简单运作的学术管理体制,实际上对文学、历史和哲学的研究造成了越来越大的危害。因为这个系统不鼓励个人自发地进行研究,它鼓励人们向国家申请研究经费。

我们应该相信一个正常的社会需要人文学科的存在。如果有人问阅读文学、历史和哲学有什么用?我们只能忍住不回答。对于中国学者来说,要在这个陷阱中发挥作用并保持诚信是极其困难的,因为基本上所有的学术机构都在追求“学科第一”。然而,我们会发现,今天大多数优秀的人文研究不是“学科第一”成果的产物,而是人们自发的学术研究。每年年底,我们都会在各大书店看到受读者欢迎的学术著作。其中有多少是“学科第一”的成果?

说实话,除了少量特殊的文献收集和整理,大多数学术研究并不需要像目前国家提供的那样多的资金。我还想说些不礼貌的话。我们这些从事人文和学术研究的人也应该有一个基本的良知。仅仅因为这是国家的钱,我们不应该认为越多越好。这是所有人的精华。心疼还是要心疼!

文学、历史和哲学研究有其自身的学术特点和独立的学术尊严。对文学、历史和哲学研究的最后考验是时间和人们的心灵。在这一点上,国家应该有信心,学者应该更有信心。具有独立精神的高校应该敢于主动脱离“学科第一”,不要把它列为僵化的学术评价指标。有尊严的学者应该有意识地保持清醒。在一个世界被污染的环境中,有一点点意识到我是独自醒来的。

当国家的学术体系将要衰落时,尽管学者们不能扭转潮流,但他们不应该尽可能多地加入进来。应该说,这不是一个太高的要求。

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2013年7月29日,02版

-延伸阅读:谢勇的人文研究完成,无主题

刘小锋:由于稿件审查权严重不足,稿件提交后不可避免地会出现问题,不得不把稿件重新整理得一团糟。在某些情况下,当出版的版权期限到来时,译者不仅不能定期提交手稿,还会完全放弃。这给出版社带来了很多麻烦,甚至造成了经济损失和负担,我们对此表示感谢。

十多年的翻译和编辑工作非常艰难。我们得不到国家资金的支持,也不能聘请专业人士来做修改。即使有一段时间,我们甚至没有基本的付款。在最困难的时候,有些人慷慨地每年资助20万元,为期三年,给我们的翻译补贴和审校费。我们到达人大后,在杨惠琳主席和孙瑜主席的支持下,我们东奔西走,得到了一些支持,以维持基本翻译的费用。

杨慧琳:刘小锋教授是全国人大非常经典的学者。他从不申请项目或资金。

甘阳:人文学科不需要项目,也不需要任何项目。我呼吁人文学科共同努力废除人文学科的项目。申请一个项目需要很大的努力,以至于每本书都写好了。我基本上相信一张纸和一支笔在人文学科就足够了,不需要任何花哨的项目。这个项目对人文学科具有破坏性和破坏性。几乎没有什么建设性的东西,这个项目已经成为一个学术标准。然而,在没有项目的情况下,学校和出版商的支持更为重要。多亏了这两个伟大的出版商,他从20世纪80年代起就一直保持着出版商的风格。我认为这不容易。(来源:澎湃新闻)

我推荐一本可以回答钱学森世纪问题的书。“大学,硕士,伟大的时代”,“北京大学哲学讲座”,“傅斯年评论”和“蔡元培评论”。这本书展示了民国时期校长、教授和学生的自由风格和个性。虽然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它将启发我们如何重建一个新的时代。

“大学,硕士,伟大的时代”

本书从近年来大量回忆录及相关史料中挖掘整理了民国时期学者和学生的许多趣闻轶事,从而梳理并构筑了民国大学的精神脉络,勾勒出民国大学的精神地图, 并试图再现蔡元培就任北京大学校长以来的100年和五四运动爆发以来的近100年中国大学的“学习体系”,阐释大学存在的价值和大学成为大学核心本质的原因。

他们真的达到了“不拘泥于任何模式,减少人才”的目标!

《北京大学哲学讲座》

他们的行为和思想告诉我们,教育是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的过程。本书选取了当时北京大学教授讲授的哲学精英讲座,并深入阐明了课堂上的讲座优雅而典型地唤醒了灵魂。

蔡元培和傅斯年,一位奠定了北京大学“自由思想和独立精神”基础的传奇校长,一位最具叛逆精神的传奇学生!

处于时代交汇点的蔡元培和傅斯年都是中华民国的主人。一个是校长,另一个是学生。他们的故事和传说不仅会留在那个时代,而且会深深地影响到子孙后代。